1009377_lix_1611544483834_b.jpg

唐立梅:两度驭“龙”寻宝的女科学家

科技日报 2021-02-08 作者:付毅飞

  

  唐立梅在南极受访者供图

  不管是探索未知也好,做科普影响他人也好,最终就是为了影响青少年,在他们心中播下科学的种子。讲课的时候,我看到孩子们眼里都发着光。

  唐立梅

  自然资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副研究员

  2021年年初,自然资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副研究员唐立梅陷入纠结: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经过漫长的思考,她终于总结出来了。她兴奋地对科技日报记者说:“你知道吗?就是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声调都高了几度。

  起初,这个答案把她自己吓了一跳,但她反复验证后觉得,就是这么回事。

  “真的,不管是探索未知也好,做科普影响他人也好,最终就是为了影响青少年,在他们心中播下科学的种子。”唐立梅说,“讲课的时候,我看到孩子们眼里都发着光。”

  作为一名生于普通乡村家庭的80后,唐立梅小时候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但这没有影响她的单纯和对世界的好奇。她像个快乐的邻家女孩,把一身孩子气一直带到今天。

  长大后,她的努力付出让自己与众不同。如今她已是我国首位“破冰入海”——兼具大洋深潜和极地科考经历的女科学家,还是深受青少年喜爱的科普创作者。前不久,她还被授予“全国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

  怎么蜕变成这样的?唐立梅也不太清楚,最后她自己胡乱总结:“野蛮生长。”

  被深海的美震撼得一度窒息

  2013年9月7日,钻出“蛟龙”号载人深潜器踏上母船甲板的唐立梅,按照惯例受到了“洗礼”——被6大桶海水当头浇下。

  浑身透湿的她,撩开稀里哗啦的头发,吐着水珠宣泄兴奋:“海底太壮观了、太震撼了、太神奇了!”

  这是“蛟龙”号第72次下潜任务,她成为我国首位乘“蛟龙”潜入大洋的女科学家。

  唐立梅早就对海底心驰神往。

  坐在实验室测算多金属结核覆盖率、含水率、湿密度、干密度的时候,她脑海中浮现的是:这些结核静静地“躺”在海底,“枕”着柔软的沉积物,在千百万年间慢慢长出光滑的脑袋和粗糙的身体。

  同样令唐立梅好奇的还有在大洋深处的生物群落,那些颜色各异、趴在海底的胖海参,如冰山雪莲般绽放的海百合,长着蜥蜴脑袋的深海鱼,外形像蒲公英一样的水螅……它们如何克服巨大的水压?怎样在没有任何光合作用的环境下生息繁衍?

  得偿所愿进入“蛟龙”号,唐立梅和潜航员叶聪、傅文韬——被她命名为“傅立叶”的3人乘组——开始了令她终生难忘的深海之旅。

  透着阳光的海面很快看不见了,浮游生物暴雪般袭来,微小却如群魔乱舞。潜到约350米深处时,周围完全漆黑,突然眼前一亮,第一个发光生物如流星般划过。很快,它们多了起来。有的漂浮不动,因潜水器下潜而仿佛在冉冉升起;有的像萤火虫,在舷窗前萦绕;有的组成一大串,雪树银花般晶莹;有的聚在一起又突然散开,像夜空中绽放的焰火……唐立梅把脸贴在窗上,“眼睛都不够用了”。

  这次任务实际下潜深度超过2770米。接近海底时,唐立梅突然觉得自己像乘坐着太空飞船,即将在陌生的星球登陆。在舱外探照灯的照射下,唐立梅看到茫茫一片的白色沉积物和黑色结壳,她被那无法言说的美震撼得一度窒息。

  接下来的过程如同按下了快进键一样紧凑。除了控制云台拍照,唐立梅就像一个“购物狂”闯进了正在打折的商场,看到什么都想加入购物车。最后她带回了8升近底水样、11块岩石、2管沉积物,冷水珊瑚、海葵、海胆、海绵、海星、海蛇尾、寄居蟹等11种生物样品。

  手脚并用从雪山采下20块样品

  2017年11月,唐立梅登上“雪龙”号极地考察船,成为中国第34次南极科考队的一员。

  航行期间,她主要是给地球物理组的团队帮忙,检查仪器是否正常运行,把上面的数据记录下来,然后参与一些作业。每天在甲板上跑来跑去,做的都不是自己的专业,她觉得自己像在“打酱油”。

  考察船进入“咆哮西风带”后,唐立梅和大家一起吐得七荤八素,餐厅都不想去。突然有一天,海上风平浪静。她看到大片浮冰,企鹅从海里蹦到冰上蹒跚走路,海豹也爬到冰上,懒懒地躺着像个大肉虫。等进入南极圈了,她一下觉得之前受的罪都值了。

  此次南极科考的一个重要任务是给中山站运送补给。唐立梅看到在南极越冬的科考队员,满怀敬意。“那里的男士已经长发飘飘,而且已经不太会和别人说话了。”她说。

  卸货后,“雪龙”号将科考队送往恩克斯堡岛,启动我国第五个南极考察站——罗斯海新站的前期建设工作。大部队要向岛上输送建站所需建材和设备,唐立梅趁机申请野外考察,获得了2天时间。

  她和2名同事争分夺秒,乘坐直升机来到目标考察区域,顺着事先规划的采样点,一脚一个雪窝地行进,边调研边采集样品。岛上沉睡千万年的石块,在她眼里比珠宝还珍贵;一处处平时难遇的地质现象,让她激动不已。仅用一个上午,他们已经采了几十公斤样品,实在背不动了,就放在路边插一面旗,继续前行。

  下午,他们开始攀登一座200米高的雪山。山体十分陡峭,唐立梅和同事手脚并用,奋力向一处断面攀爬,想敲下新鲜的断面岩石样品。途径一个企鹅聚集地,2只巡逻放哨的企鹅走过来,站在唐立梅身边,好奇地看着这些跌跌撞撞、敲敲打打,狼狈却又很兴奋的人类。

  晚上8点,直升机把他们接了回去。忙活2天,唐立梅浑身像散了架,但很幸福。

  这次南极考察,唐立梅带回了20多块样品,虽然不多,但在各项研究中物尽其用。她不无得意地评价道:“性价比很高。”

  当一个热爱生活的普通人

  搞科研的同时,唐立梅从科普创作中感受到了别样的乐趣。

  她译著的《伟大的探险家》,获得了自然资源部优秀科普图书奖。她还发表了多篇科普文章,在杂志上开科普专栏,并准备出版自己的专著。

  唐立梅跟随“蛟龙”号深潜之后,荣誉纷至沓来,同时她还接到了各种科普报告的邀请。7年多时间里,她做了70多场报告,最多的2019年,1年就有20多场。

  除了结合自己的经历介绍科学知识,唐立梅还会告诉学生们,科学家其实是很正常的群体,年轻人占了很大比例;搞科研也是一份普通工作,只要真正喜欢,就可以做得很好。

  有时她还会“利诱”:“有些年轻人想当网红、做直播。其实直播不光演员能做,科学家也可以,一样很好玩儿。”

  唐立梅喜欢被学生们簇拥提问、跟他们签名合影,除了能过一把“明星瘾”,这让她坚信,这些孩子中一定会有人走上科研道路。她觉得这很有意义。

  近几年,唐立梅的工作重心有所变化。她有了自己的科研小团队,开始扮演导师、管家、大姐大等角色。

  即将迈入40岁的唐立梅,开始从不同角度思考人生。除了继续攀登科研高峰,她发现,学着接受、享受自己的平凡,未尝不是件好事。

  “当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爬不到‘山顶’,我决定绕‘半山腰’走一周。这样,我就能欣赏‘半山腰’的风景,这是不是也是很美好的体验呢?”唐立梅想对热爱科学的青少年说,能登上科研“顶峰”的毕竟是少数,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做好“半山腰”的科研、科普,“当一个热爱生活的普通人也很好”。

责任编辑:王超

下一篇:奔驰手机app登入

科普中国APP 科普中国微信 科普中国微博
科技日报
是中国科协为深入推进科普信息化建设而塑造的全新品牌,旨在以科普内容建设为重点,充分依托现有的传播渠道和平台,使科普信息化建设与传统科普深度融合,以公众关注度作为项目精准评估的标准,提升国家科普公共服务水平。

猜你喜欢

网站地图 蒙特卡罗赌场登入 蒙特卡罗方法登入 澳门新葡京会员登入
PT电子游戏官网 申博现金大转轮 申博网站 sunbet申博代理平台
欧博信智能手机官网登入 cc彩票五分彩 新太阳城在线娱乐 欧利彩票登录
新葡京娱乐开户登入 奔驰官方登入 奔驰开户登入 蒙特卡罗客户端下载登入
蒙特卡罗网址登入 澳门新葡京开户登入 百利宫娱乐平台登入 蒙特卡罗模拟登入
77TGP.COM 1112931.COM 1112127.COM 723SUN.COM 688PT.COM
404psb.com 199TGP.COM 767XTD.COM 88sbsg.com 585jbs.com
162SUN.COM 157cw.com 855TGP.COM 718jbs.com 585jbs.com
22TGP.COM 67ib.com 398psb.com 985ib.com 11sbsg.com